Tag标签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浏览量

“爆米花哥”变身数控专家(100个人的中国梦·传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2-26

  2014年第十六届上海读书节开幕式上,一位特殊嘉宾的经历打动了不少观众。他叫窦元军,从河北沧州农村来到上海,最初靠卖爆米花谋生,对知识的渴求使他努力学习,改变命运,如今成为知名的机床数控工程师。他说“是学习让我实现了梦想!”

  34岁那年秋天,窦元军像往常一样收割了麦子,堆上三轮车,扎紧,运到农场去脱粒。小他两岁的妻子李艳荣坐在两人高的麦垛上,抓着扎麦秆的绳子。到了农场准备卸麦子,妻子手一松直接摔了下来。窦元军与村民手忙脚乱地用车将李艳荣拉到20多公里之外的市立医院。医生说:“还好没有摔破大动脉,否则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2005年11月23日,34岁的窦元军带着妻子、8岁的儿子,来到上海浦东,与妹妹一家合租在一起。妻子很快找到了一份洗碗工的工作,但窦元军一直没找到活儿干。他每天骑着自行车,看到工厂就问门卫“招不招人”,偶尔厂里正招人,把他叫进去面试,但一问没有任何技能,立马没戏了。

  一个月过去,窦元军急了,想起父亲在老家做过爆米花,便打电话回家咨询老父亲怎么做,然后自己一路打听,觅得爆米花的机器和原料,一咬牙,花了三四百元买回了家。家门口有个市场,窦元军就摆在那儿做生意。“没想到上海人还真喜欢爆米花,排着队买。”窦元军脸上绽开笑意,“天气好时一天可挣个三四十元呢。”不过得躲着城管。

  生活有了一些好转,窦元军却动起了读书的念头。先前面试的失败深深刺激了他,“一定要掌握一门技能!”他又开始一边打听,一边骑着自行车四处转,最后在外高桥保税区职校看到门口张贴着业余培训班的招生简章,一向喜欢机械的他看中了“数控机床工”专业,课程半年,每周末学一天。但2730元的学费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回家与妻子商量,妻子就一个字:“学!”

  2006年3月,刚坐进课堂的窦元军很快发现自己是“零基础”。由于从来没有用过电脑,老师说“鼠标”,他茫然不知所指。“从高中毕业后,再没碰过课本,脑子就像生锈的自行车,转也转不动。”窦元军自嘲道。一天学下来,整个脑袋都疼,还完全跟不上进度。

  天渐渐热了,爆米花生意不像冬天那么红火了,窦元军决定“全脱产学习”。他找到教自己的孟富森教授:“您平时给职校学生上课,我能不能跟着学?”看到如此好学的学生,孟教授一口答应。从此,窦元军成了孟教授的“影子”,孟教授走到哪,他就跟到哪。周一到周五,孟教授在台上讲,他坐在最后一排认真听,周末再回到培训班学习自己的课程。就这样一个知识内容反复听、反复学,窦元军逐渐从“连问题都提不出来”到“能加入同学的讨论”。半年学习期满,考试通过,窦元军获得了中级技工的证书。

  渐渐地,窦元军有了重拾大学梦的信心。2009年,他入读上海电视大学行政管理大专班,两年半后顺利拿到大专文凭。2012年秋季,他又进入已更名为“上海开放大学”的原大学本科学习,专业是机械制造及自动化。从家里到学校,换乘两辆公交,费时一个半小时,但每个周末8点半上课,窦元军几乎都是提早一个小时到教室,开始温习功课。2014年1月,他以优异的成绩拿到本科毕业证书。

  在这期间,窦元军还完成了一项不同寻常的任务。2010年,应孟富森老师的邀请,他参与了《数控机床编程与加工实训教程》和《CAD/CAM与数控机床加工》两本专业技术等级培训与考试指定教材的编写,独立撰写其中的若干章节。

  他为企业解决了不少问题。有一次,公司生产的一款吸油过滤器装配后出现漏油现象,窦元军主动请教开放大学的老师、同学以及比赛时结识的朋友,最后找到症结:阀盖和螺杆不完全垂直,导致密封性不够。他一次又一次实验,终于成功调整了工装夹具,确保了阀盖和螺杆的垂直度,产品质量问题迎刃而解。企业老板逢人便说:我真的引进了一个优秀人才。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尊亿游戏国际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©尊亿游戏国际

备案号:豫ICP备11024441号-16